【灵璧家园网】和谐灵璧★温馨家园

 找回密码
 欢迎您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23|回复: 9

[原创小说] 夜深处

[复制链接]

66

主题

66 小时

在线时间

14

钻石

家园天使

Rank: 6Rank: 6

魅力公主优秀园友家园新秀家园才女

UID
23062
铜钱
4805 串
大洋
1861 块
金币
594 枚
精华
7
帖子
85
发表于 2018-1-24 22:55: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想更深度了解灵璧家园,那就请您注册登录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欢迎您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金陵 于 2018-1-24 23:27 编辑

她等在窗口,窗帘低低地垂着,风从外面细细的掠进来,摩擦着她的面颊。她的面孔有着不正常的红晕。像她心底掀起的狂潮一浪一浪的扑卷着心堤,使她醉了酒般的头晕目眩着,凉的风伸出小小的舌头,试图把她的躁动和温热服贴在皮肤之下,然而不能。熏染的陶醉沸腾着血液,喷发着久违的年轻的激情。她看不到自己的眼睛,在渐渐暗下来的暮色中,眼角有很深纹路的眼睛在岁月的遮挡中已经暗淡无光了,但是现在这双眼睛漾在水气里,像被重新擦拭过,熠熠的点亮着昏睡了的渴望。

是的,她是在渴望着。这似乎有些羞耻。因为她毕竟不年轻了。逝去的岁月水一样的洗落青春的铅华,虽然她始终拒绝着衰老这个名词,随着皱纹的增多,女儿的成年,尤其是丈夫的病逝,无一不提醒着属于她的年轻时光已经消逝。当她走在人群之中,逐渐的感到落寞,疲惫,甚至厌倦,直至逃避,她知道她真的老了。韶华的女儿扭着年轻的腰肢从她的面前婀娜的走过,很多时候,她会有眩晕的感觉,她觉得自己掉进了水里,女儿是自己的倒影,只要稍稍的纵身进去,就又重返了年轻的时光。她当然有自己的生活,因为忙碌,因为生活的追赶,她不能很深省自己的心灵。生活毕竟是喧哗的,不会因为你使用高昂的化妆品,不会因为你的顾影自怜,你的惆怅和迷惘就停止它的脚步。它对掠取女人的容貌是如此的冷酷,对掠取女人丈夫的性命同样的毫不怜惜。

在灰暗的光线里,女人看到窗外的灯火和更远处的霓虹招牌,遥远的霓虹招牌反映在玻璃上,像是一块彩色的屏幕,隐隐约约,影影绰绰的跳动着它的光亮,而这难以分辨的光亮似乎在黑色的天宇中打开了一扇岁月的大门,她疑心从那里面可以看到她前半生的种种过往。

她在等一个男人,晦明若暗的光线让她恍惚自己一直就这么在岁月中站着,一直等候着,从少女到少妇,到中年再到寡妇。寡妇这个名词是如此的刺心和狰狞。她是为着她的男人在守着寡。但在耳鬓厮磨,同床共枕的三十多年间,究竟他在她的心里占据了多大的分量?如果两个人的感情可以用岁月来衡量,他死了她的肉体虽在,她的心应该死去了。但是不,她的心反而因为他的离去浮泛了起来,像是多年沉压在巨石之下,突然的,巨石去除了,种种的牵绊和困扰全都不翼而飞。重压下的心脏突然失去了方向,那些陈年的旧事,那些封堵了的记忆随着障碍的扫除喷涌而出。她以为岁月使她能够镇定,能够从容,能够冷漠,只要不再次的面对着另一个男人。

凭心而论,丈夫死去的时候她是伤悲的。为了拯救丈夫的生命,她几乎想尽了所有的办法,到最先进的医院,选择最优秀的医生,使用最精良的仪器,她不在乎钱,如果钱能挽救他的生命。而且这钱几乎都是他挣来的,他用生命中最富强的时光把这个家庭打造成这个县城中最富足的家庭,可是他并没有能够真正的享受到金钱带来的享受。他是苦孩子出身,即便身家过百万,他依然保持着农民子弟的本色,吃最便宜的饭菜,穿实用的衣服,过经济的生活。为此她看不起他,看不起他骨子里的农民气息。她曾经和他为此争执过,甚至撕烂他的衣服,打碎过时的家具,他沉默的承受着,并没有真正的试图改变自己。她和他都没有想到大半的钱财竟都会填进病魔的无底洞中,他试图阻挡她无谓的浪费,他已经知道自己身患了绝症,他不想为自己的病散尽了家财,拖累着他们母女,但他没有力量阻止她的抉择。她似乎用这种方式来补救过去的种种过失,她是那么倔强的一个女人,无论在家庭,还是在单位,她总是在众人之上。她把握着全局,她习惯把握着全局。

他是不快乐的,她知道他的不快乐。他们彼此知道他们是绝不相同的两个人,但生活把他们拴在了一起。她总是那么亮丽,声气逼人,光芒四射。她是所有人的中心,沉默的他站在她的身边,好像是站在灯影下的一点符号。所有的人都羡慕他有一个容貌,智慧,地位归于一体的女人,他也让自己确定着幸福感和爱的感觉,如果她不发脾气,不瞪眼睛的时候。但她总是高高的凌驾在他头顶,凌驾在家庭的头顶,像在单位里一样的傲然于上。当她睡着了,脸上露出婴儿般的光亮神采,他的心深深的疼痛着,他觉得他真的是爱她的。虽然他从不表露,他会附下头吻那孩子般的面容,轻轻的,试图不惊醒她。但她大半会醒过来,不耐的拉过枕头一把盖过自己的脸。破碎的幸福感是一张迎风飘扬的蛛网,不知何时就会随风而逝。

对于生活她从来没有问过究竟。她努力的使自己做到负责,尽责。她并没有想到丈夫会半途撒手。如果没有意外,他和她会白头偕老吧。这种白头偕老是外在的表现,偕是需要牵手的,相依相伴。她的身体在他的身边,这是因为生活的惯性所使然,离了这种生活轨道,她不能想象还可以有怎样的人生。即便想得到又能如何,不过是活在心里的,暗影处的,见不得生活的阳光。

女儿有一天突然对她说:“你不能对爸爸好一点吗?你为什么不能像对待你的同事那般友好呢?你看不到他的郁闷吗?”那天她正折叠着衣服,女儿的话很深的刺痛了她的心。女儿是大了,竟窥探出了什么。然而女儿是站在父亲的立场上。有谁看到她内心的苦楚呢?在她风光的表面下,其实有多少抑郁着的疼痛和伤痕?

她没日没夜的陪伴在濒死的丈夫身边,医院里强烈的福尔马林气味和散发在丈夫身体深处的死亡气息,都让她感受到时间的利刃和残酷。所有来看望病人的亲友无一例外的面带着悲恸的表情,对她所要承担和遭受的厄运深表着同情。有的甚至在她的面前落下几滴泪来,让她不胜其烦。她是需要这些廉价怜悯的人吗?这样的看望对他和她有多大的意义,提醒着人世的可留恋吗?她身心交瘁,疲惫之至。有时她会伏在他的床前睡着,丈夫扎满针眼的手会无力的抚摸她的头发,她一直保养的很好,虽然已经五十多岁,头发仍根根黑亮油光,然而在惨白的灯光下,发丝闪着憔悴的细细碎光,肩头也有掉落的几根发丝。是的,他要走了,她还要留在这个世界上,这个浮动着声色和喧哗的世界。

对于丈夫的病,除却最初诊断的那一刹震惊和动荡,她立刻就冷静了。她很审慎的为丈夫选择着最好的医院和最佳的手术方案,尽管她的心里知道这只起到拖延丈夫的一些时间,拖延着丈夫的痛苦感受而已。她是个理性的人,尽管她年轻的时候充满了理想主义色彩。因为来日无多,出于责任,她必须陪伴丈夫度过最后的岁月。

一天又一天,一月又一月,充满生气的生命一点点的腐烂破败,一点点的被绝望沮丧湮没,她以为有她在,他最后的日子会有些暖意,但他的眼睛不在她的身上。他长久的仰望着天花板,仿佛已经昄依了白色的世界。更多的时候,他无休止的呻吟着,挣扎着,她被他的痛苦缠绕的手忙脚乱。她为他按摩,拍打,呼医求友。有一次他把所有吃下去的饭全吐到了她的身上,她顾不上擦拭,去替他拍打继续干呕的脊背,扶着他躺下来,她转过身脱去脏污的衣服,在一转眼中看到他唇边转瞬即逝的笑意,她的心蓦的沉了下去。

她知道她在一天天憔悴,她必须死撑着熬下去,所有的手段都无法阻止他身体的逐渐离去,一天她从门外走进来,正迎上丈夫的眼光。那眼光一直追逐在她的身上,是一种垂死的绝望的撕扯。有些毛骨悚然的她走近跟前试图转移他的视线,他忽然开口问:你是不是一直巴望着我尽快死去?看着她勃然变色的面孔,他微微抿紧了嘴唇,一朵似隐似无的笑意瞬乎即逝。

渐渐的,她的心懈怠之至。她知道她和他耗上了。沉重的责任和痛苦延绵了时光,一小时像走过了一个世纪。她开始害怕走进医院,濒死的他有着洞悉一切的本能,他终于看透了在这一生她并没有爱过他,他要在剩余的岁月向她索还,他加大了呻吟的力度,他不耐烦她所有的温存和呵护,甚至他在疼痛发作的时候伸出虚弱的腿作出踢她的表示。她尽力的满足着他的一切需求,他是个濒死的人,挣扎在痛苦的深渊中,也把周围所有的人拉进阴影之中。他终于做到让她也痛苦不堪了。一天夜里,她以为闭着眼睛的他睡着了,她把他的一切都收拾好,使他尽量看起来体面一些,他忽然睁开了眼睛:“你爱过我吗?”她吓了一跳,张口而出:“你真无聊。”他依然睁着眼睛,空荡荡的表情,那种表情是一种腐败过后的空荡,像他已经全部腐败了的内脏,空荡荡的痛楚。她忽然有些心疼,柔声问:“五十多的人了,怎么想说这个?”他并没有接她的话,只是把眼睁着,像一个死不瞑目的尸体。

她知道在这一生,所有的时光都已经错了过去。所以在葬礼上她表现的既不过分伤心,也不过分悲痛。所有的人都说:她被悲伤冲垮了理智。可怜的人。对于她的内心,她也不敢承认那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他是她的丈夫,她居然渴望着他的死去。可是捱过漫长的两年,这两年在外人的眼里,她真的尽了所有的心力。如果她不是对他深沉执着的爱情,他半年的时间都撑不到,这多出来的时光是上天对他们的眷顾,无论这时光是如何的惨淡和不堪回首。

女儿站在父亲的葬礼上,目光冷静的像一把刀子,她从母亲的脸上掠过去,有嗖嗖的刀锋,母亲的心被刀锋削去了温情,剩下一派的荒芜。她的心竟在她死去的父亲身上。这种想法让身为母亲的她陡然寂寞和苍凉。

生活应该重新归置,尽管她一时有些手足无措。女儿收拾了几件衣服回单位之前,和她几乎没有什么话。她知道性格中的锋利使女儿归拢了丈夫,疏远了自己。她多么需要安慰,真心的能够直抵心灵的。女儿——丈夫留给她生命中唯一的至亲。她多么希望她留在她的身边,可是女儿看着她的眼神那么像她死去的父亲,它固执的追询着一些真相。一些关于灵魂的真正答案。她那么年轻,对于岁月和生命中的一些沉淀,她能够懂得多少呢?

她看着女儿拖着行李箱慢慢的走出家门,她的身影是义无反顾的,门在身后发出响亮的声音。像她心底的断裂。她想她是老了吗?

他的电话是在夜间打来的。虽然隔着多年的岁月,她还是在第一时间判断出了他的声音。他的声音还是那么沉着宽厚,经过岁月的打磨有着沧桑的底色。他只是短短的问:“你还好吗?”多年的淤积突然被涌流推开,像天空打开了层层的云团,露出了苍兰的底子,泪水就滔滔的涌出来了。她知道自己不应该这样,完全没有必要暴露自己的脆弱。可是她撑的太久了,所有的人都看见她的强,她的冷静。她的脊背几乎就要断裂了。为什么不可以哭?她有太多的哭泣的理由了,只是他懂还是不懂?他在她的泪水中沉默着,半晌没有声音,她疑心这夜半的电话是她的一个幻觉,止了哭声问:“你在吗?”那端的声音传递了过来:“我想去看你。”

是的,这么多年,他现在想起来看她了。她是一直一直的那么爱着他。在少女的时代,他是她的邻居哥哥,他挽着她的手一起上学,一起玩耍,一起下水掏鱼摸虾,一起抗击别的儿童侵辱……那时候他们还不知道青梅竹马的含义,他们共同成长着,在成长中学会了相互躲避和窥探。当他长成了大小伙子,进了部队提了干,穿上庄严的军装,唇上有茸茸的毛刺,性格更加沉稳庄重,神情举止更加刚毅潇洒,渐成少女的她春心萌动,情思缭绕。这种少年的萌动是如此的葳莄茂盛,从此缠绕着她的整个人生。

她以为他是她的。虽然每次他回来探亲她都躲着他,然后又找出各种自认为说得出口的理由去看望他。虽然他长出她几岁,但他看她的那种眼神,他话语里的含蓄和沉默……都使她有足够的自信相信他一定会等着自己。

她上了高中,他转业回来当了镇里的书记。他年轻矫健的身影在指挥着许多位长出他很多岁数的下属时,从容镇定,游刃有余,当他思考问题时,会紧皱着眉头,仿佛许多的答案都藏诸其中。远窥着的她是多么自豪,又是多么幸福。她爱他,是的,虽然没有任何人知道,但她相信他知道。聪明的他懂得她的一切,他是属于她的,就像她的心早已给与了他。爱情的魔力炙穿融化了年轻的心房。

她太自以为是了。当她在一个暑期归来,发现他已经和当地学校的一位女教师订立了婚约。几近疯狂的她放弃了姑娘的羞涩托同村的青年约到了他。那是他们的第一次约会。

半明半晦的夜色里,遥远的一轮淡月在云层中苍白着脸颊。他没有话,她也没有话,默默的低头走了很久很久。他突然开口:“你是个好姑娘。”她的眼泪就下来了,她站住脚,等着他的下一句话。他没有话了,依然默默的向前走着。泪水在绝望的等待中枯干了,她停住步子:“她比我好吗?”他不看她的眼睛,只是把眼睛看进虚浮着的黑暗:“我母亲肺癌到了晚期,这个姑娘是她干姐姐的女儿。我没有办法拒绝她。”她的泪水又下来了,她问:“你不是男人吗?你为什么不能拒绝?”扶着一株粗大的柳树,她的身子抖动的像枝头上的柳叶,他握住了她的肩膀,几乎攥疼了她,她把身体扑进了他的怀抱,年轻的雄壮的依靠,如果能够,她多想这一生依着他。他扳起了她满是泪水的脸,小心的把面庞贴在了上面,像怕压坏了易碎的宝贝。他在耳畔轻声说:“你们是两种类型的人,你能够面对生活给予的一切,你太强。而她需要男人的保护,当我第一次看到她粗黑的辫子和羞答答的眼神,我就知道她是我的女人。”她猛的扬起了面孔,泪水洗过的目光灼灼的闪耀着两小簇火苗,她震惊的面庞因为痛楚几乎扭曲了:“难道你的心里没有过我吗?你居然第一次见到她就认定她了。”他试图握住她的手,但被她推开了,她听到他的声音在她的耳旁游走:“我一直把你看作妹妹,看作知己。我们是可以成为朋友的。”她猛地推开了他,推开他的同时,她感到命运也在从暗处猛的推拥了自己一把,她就在这暗藏的推拥中趔趄着脚步远离了他,这么多年了,原来是她自己在自作多情,一厢情愿。她不会成为他的朋友。永远不,对一个心爱的男人,没有了爱,就全是恨。

她的胸腔里满是恨的火苗,多年的爱恋竟敌不过那个女人给他的第一面。不过就是粗黑的两条辫子和羞答答的眼神,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小小女子而已。

那天晚上,她哭了很久。生命里不可改变的事实无情的击碎了关于爱情的梦想。她考上了大学,远走在另一个城市,她以为她可以忘却他的。

夜色已经爬上了窗棂,侵入了室内。窗外的灯光把夜漂染成各种颜色,像一个个不确定的许诺,把夜色微醺着,

“现在,他要来了。”她对内心说。他要来看她。这么多年了,他和她始终是心意相通的。虽然生活分开了他们,但在这个世界上,惟有他最懂得她。她憎恨那些世俗的违背心意的安慰,表面上同情,内心里却渴望着看到她的衰败,太多的人嫉妒她了。她丈夫为她积聚的财富,她风韵犹存的外貌,她虎落平原不倒的气势。她在这个城市里的形象和影响。她能洞穿所有向她伸手的人的心思,有的借用她的影响帮忙,有的伸手要钱。有的要她的身体。他们以为她是什么。她是那么容易接近和利用吗?在很长的时间里,她几乎封闭了和外界的交往。生活太居心叵测了。作为一个孤身的家产百万的女人,值得担心的太多太多。谁会真心的替她着想和分担,谁不惦念着她的家业和她这个人呢?

她躺在漫长的夜色里,一分钟一分钟捱过空虚和寂寞。两层的楼房,一进院落,在夜色的漂染下是如此的空旷和孤寂。每一间房子都摆设着华丽的家具,每一处设计都恰到好处,独具匠心。开始的时候,她会在所有的家具上触摸到丈夫的气息,他似乎就站在她身后,被疾病吞噬去了生气和肌肉的面颊上,黑洞洞的双眼一直盯视进她的骨髓。她不习惯他的这种注视,他为什么要留给她这样的眼神呢?健康时期的他性情压抑但温和。他习惯在她的锋芒中克制着他的不满和愤懑。是病痛让他逐渐的尖刻和锋利了吗?夜色逐渐的淡去白昼里阳光虚饰着的温暖,苍冷的垂死的气息在房间的角落积聚着,弥漫着,涂抹在所有的物体上。她开亮了全部的灯光。让亮着的光线杀进夜色的重围。或者一直让电视开着,那些活动的图像还能带来一些人的气息。

她是那么冷,身边的气息是死的,她的心是停滞的。女儿工作的单位其实离家很近。

她希望女儿能留在家里,如果女儿愿意的话。她一向习惯了以俯视的姿态去生活,她用这种俯视的态度笼罩了这个家庭多年,在生活中,在单位,在社会交往上,她的一切都有着举足轻重的意味。人们敬重她,但心存疏远。她太忙碌,她顾不上身外的感觉,当然包括女儿和她之间的隔阂。

她在柔软而空旷的被褥间翻过来,转过去,折腾的累了,她静静的让夜色覆着她的脸,她的手指轻轻的在身体上滑动着,已显松弛的皮肤依然是光润的。那些深埋着的渴望,在少女的岁月中悸动着的花瓣,一片片的凋落在岁月的河床上。而她的丈夫同样的,一次又一次从她的漠然中跌落下来。没有人知道这样生机盎然的一个女人,居然是个性冷淡者。因为她的厌恶和冷淡,她和丈夫之间的感情陷入了一次又一次的危机。男人深陷在身体的泥沼之中,举步维艰,狼狈不堪。她冷眼旁观着,甚至在卫生间的门口,她听到了男人在里面艰难深重的喘息。她在极端憎恶的同时,真的很想帮助丈夫走出泥沼,但她无法欺骗内心的感觉,当丈夫压在她的身上,当听闻着他粗重的喘息和愚蠢的动作,她会在感觉漫长的忍耐和痛苦中终于爆发出来,一把把丈夫掀下身体。

她曾以为自己真的是性冷淡者。对于丈夫的身体她出于本能的拒绝着。但是她会经常从一种暧昧的充满绵软暗示的梦境中得到快感,隐藏在梦境深处的男人一直不肯露出他神秘的面孔。惟其神秘,快感方得以延伸。一天夜里,她再次从这样的梦境中大汗淋漓的跋涉着,男人压住了她的身体,顶住了她的舌头,堵住了她的视线。她很想看清他,但他的力量是那么大,他充满了雄性的气息,他把她的一切都吸入了他的身体深处,把她推上云端,又掠入水底。她是那么陶醉,身体是虚空的。口腔却是沉重的,舌头在口腔中鼓胀着,试图发出快乐的呻吟。然而她看到了他的面孔,看到了从少年时代一直印在心版上的男人的影像。她醒过来,似乎还在云端里,神志却知道身体落了下来,原来这么多年,是他在心底夺取着丈夫在性生活上的幸福。是他侵占着她的内心。这么毫无理由,这么霸道而任性。她在黑暗中听任丈夫无所察觉的鼾声,听任着惆怅在舌尖卷起一阵阵毫无道理的欲望。

她的身边不乏优秀的男人。不乏追逐的身影。如果她愿意,她可以俘获所有的男人。她不是让那个年轻英俊的上司神魂颠倒过吗?他对她似乎动了真情,使出了一切的手腕来追逐她,她也有些把持不定。她说不准她对性的冷淡是缘自丈夫的身体还是她的本性。他们顺理成章的在一次公务出差中走到了一起。英挺的男上司有着丰富的经验,在床上他动用了所有的本领,她在他的厮绕中努力做出幸福的兴奋的表情,然而她的心一直向下沉,向下沉,她的身体并没有预期的快感。始终的浸泡在水里,泛不起一丝涟漪。

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偷情。如果不是她的身体背叛了她,出差回来之后的她依然拒绝着丈夫的身体,在维持着的冷战中下部出现了痒痛和血丝。她偷偷的到医院检查,拿了吃的药和抹的药。像做了贼似的躲避着丈夫的视线。然而她终于没能隐藏真相,丈夫把所有的药撒在了卫生间里,把自己灌得烂醉如泥,横躺在客厅的地毯上泪流满面。如果男人重重的揍她一顿,她或许对男人会有一些怜惜之心。但男人无味的流着泪。把女人的心也冲刷的索然无味。女人从男人的身体上跨过去,把拟好的离婚协议放在了桌面上。

他们当然没有离婚。她拿准了他不会离婚,他太顾及这个家,顾及他的女儿。所以听到他在外面有了女人的传言,她付之一笑。她了解他骨头里的懦弱和自私,他愿意把辛苦挣来的钱白白的送给别人吗?如果他愿意也没有什么,依凭她自身的能力,她不需要他来养活她。他是那么死要面子的一个人。他敢把奋斗了大半生的成果毁在一时的快活上吗?

他把所有的精力用在了他的事业上,事业的成功使他感受到了男人的尊严。他对女儿说:你好好的读书,我不惜所有的代价供你考研考博,留洋出国。

日子就这样流淌着,像磨秃了的锯齿,高高低低起起伏伏的总算走了过来。

现在的她是有些老了,对着镜子里的面容,精心保养的面孔还是有着细致的纹路和精致的憔悴。跌进眼袋阴影深处的眼睛忧伤的怅然着。那个人现在又会是什么样子呢?虽然在岁月的间距中也曾有过短暂的相见。中年发福头发凋谢的他让她在稍稍的慨叹中依然保存着当初的影响。

他永远不会知道,在临上学之前,她还是跑到了那个女教师的学校。她抑制不住内心的痛楚。灰色的廊檐下,她看到了有着两根辫子的女子,她抱着书本,身体瘦瘦的,眼睛安静的温柔着。她看上去是那么孱弱,几乎一阵风就可以刮走。这就是他心目中的女人?!她匆匆的逃离了校园。心底伤痕横陈。她年轻的绝望的爱啊,是那个女子走过的灰色廊檐,是一条永远挥抹不去的影子,沧桑了她的所有青春情怀,就这么一路暗暗的尾随着她走进了灰色的寂寞之年。

男人终于叩响了门环。一路奔下去的女人脚步有些虚浮不稳。她等了他这么久,他终于来了,他还是来了。她打开了门。她是那么的激动和疯狂,三十年,他居然一直生活在她的内心深处,她以为岁月可以掩埋一切,可是她活着,他也活着,她的情感活着。沉睡了的情感,蹉跎了的岁月,不堪回首的往事,一切是因为他的存在吗?她以为她的心老了。她的人不是已经老了吗?什么东西能够盛放三十年?只有人心。人的心。

泪水随着她的脚步在奔涌,她知道她一定是疯了。她的身体也是疯了。愈接近大门,她的心脏跳动的愈发激烈。她的身体摇摆着,像发了疟疾,牙齿在嘴里瑟瑟的上下磕叩着。她把手按住了胸口,防止激烈的心脏跳跃出来。她已经不再年轻了,她能够把持她自己的内心了。她这样的想着,一把拉开了大门,悲痛而欢快的呼唤道:“你终于来了吗?”

然而她僵在了那里。她张大的嘴唇,战栗的身体,以及满是泪痕的脸。一刹,被魔棒点化了一般的静止了。

她的女儿,是的,她的女儿站在门外。正以惊讶的不可思议的眼神瞪视着她的母亲。她无法理解她母亲怎么会有这样的表情。她走进院子,把门关上。她注视着母亲:“你怎么了?”她试图去搀扶母亲,但母亲飞快的用双手抚弄了一下头发和面颊,嘴里咕哝着:“没什么,没什么。”逃也似的奔进了房子。紧跟身后的女儿看到她的母亲穿着一件嫩绿色的裙子,裙子的开口很低,如果低下头,可以看到她不愿服老的乳房。女儿还看到她绯红的面颊和湿润的肤色,那种久违了振奋使她散发着妩媚的气息。

女儿不再发问,她重新恢复了冷冷的眼神,她注视着竭力遮饰着内心的母亲手忙脚乱的为她准备着糕点。然而,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在已经静寂的夜色里,这声音是如此的响亮和小心。女人立刻有些惊慌失措,对于一向冷静的她,这是多么难得的表情。她甚至没有放下手中的东西向门口奔去。女儿挡住了她,女儿的身体似乎比她高出了一指,她竟没发现,女儿居然如此成熟和冷漠。“我去开门。”女儿冷冰冰的说。

她跌入了冰窟,从里到外,湿淋淋的。湿的感觉进了零度以下的空气中,迅速的结成了冰凌,从心底里尖尖的伸出它的锋芒,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可抵挡。她听到院门开启的声音,女儿寒气逼人而礼貌有加的声音在空气中结成一坨坨冰块:“快进来吧,她可早就等不及了。”

女人扶着门框看着站在院外进退两难的男人 ,身体摇摇欲坠,她的耳朵里塞满了女儿的质问:“你在等着他吗?你穿成这个样子在等一个男人。你是不是一直和他保持着偷偷摸摸的关系?难怪爸爸一直不快乐?难怪他会死的那么早?爸爸才死了不到两个月。你就这么等不及吗……”

男人在作着拙劣的解释:“你误会了,我是来向你妈妈借钱的。”

她的女儿笑起来,静寂的夜色里,笑的气浪一波一波的四面扩展:“是吗?半夜三更的向一个寡妇借钱,你还要借什么东西,要不要借她的人?……”

她感觉到她的手里飞出了一样东西,那个硬梆梆的东西准确无误的飞到女儿的头上,女儿的声音顿然止住。她像是被突然挂断的电话,所有的内容都堵到了肚子里。女儿不可置信的举起了手掌捂住头部,不可置信的看着她的母亲。站在门外的男人惊呆了,他想走近跟前帮助女孩,女孩突然的暴喝起来:“滚,滚,滚!”男人忙不迭的退出门外,又萎缩的向门里探视了一眼,真的顺从的溜走了。

女儿就这样捂着头,一步一步向门口倒退着。她很想走到跟前看看情况,可女儿的眼光逼住了她,她的脚步被更深的冷意封冻了。女儿退出了她的视线,重重的一声闷响,院门重新封住了一切。好像是一场幻梦:男人狗一样萎缩的表情,女儿狂暴扭曲的脸,她通透的狼狈和冷意……失败的感觉蚀刻她的心,疯长着的疲惫像苍老贴裹着她的身体,今生今世也无法抹煞了吧。

她跌坐了下来,没有声息,只有悠长的夜色。悠长的无法褪除的黑暗……

那天夜里,如果有人从她的楼下经过,会听到经久不息的电话铃声,一声声,一声声,带来点活的声气,然而始终无人接听。

评分

参与人数 3铜钱 +85 大洋 +31 金币 +9 收起 理由
抱璞斋主 + 25 + 8 + 2 支持原创美文,我读我喜欢!
山水灵璧 + 20 + 8 + 2 支持原创美文,我读我喜欢!
灵璧曙光 + 40 + 15 + 5 支持原创美文,我读我喜欢!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9

主题

4567 小时

在线时间

3

钻石

家园王子

耀之

Rank: 6Rank: 6

魅力王子家园灌君辛勤园丁优秀园友家园才子

QQ
UID
748
铜钱
67751 串
大洋
79955 块
金币
10757 枚
精华
帖子
6456
情感状态
已婚
交友目的
乡音未改,鬓毛依旧
星座
巨蟹座

已领礼包: 347个

财富等级: 日进斗金

发表于 2018-1-25 07:51: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生的时光
简简单单的一个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3

主题

66 小时

在线时间

0

钻石

初级园艺师

Rank: 5Rank: 5

辛勤园丁

UID
329
铜钱
1462 串
大洋
333 块
金币
185 枚
精华
帖子
555
发表于 2018-1-25 08:26:53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真好!~欣赏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2 小时

在线时间

0

钻石

高级花匠

Rank: 4

UID
24871
铜钱
240 串
大洋
104 块
金币
27 枚
精华
帖子
34
情感状态
已婚
星座
天秤座
发表于 2018-1-25 09:13:56 | 显示全部楼层
女人,总是把爱情当成自己的全部。而在坚守爱情的过程中,怀疑着,动摇着,妥协着,放任着。寂寞与满足之间来回的徘徊,赎罪与放任之间来回的交错,现实与梦幻之间来回的撕咬。
其实啊,爱情之外,还有很多很多的东西,值得我们去珍惜,人,活着,不仅仅是为了之间

点评

嗯嗯,支持郭兄的观点~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25 11:01
[发帖际遇]: 书生 在灵璧家园发帖时在路边捡到 4 块 大洋,偷偷放进了大队书记的口袋.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624

主题

6449 小时

在线时间

41

钻石

家园管家

独来读网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魅力王子家园灌君家园元老优秀园友家园才子

QQ
UID
5
铜钱
125284 串
大洋
63870 块
金币
25396 枚
精华
21
帖子
23855
情感状态
孩子他们爹
交友目的
星座
天秤座

已领礼包: 4407个

财富等级: 富可敌国

发表于 2018-1-25 11:01:55 | 显示全部楼层
书生 发表于 2018-1-25 09:13
女人,总是把爱情当成自己的全部。而在坚守爱情的过程中,怀疑着,动摇着,妥协着,放任着。寂寞与满足之间 ...

嗯嗯,支持郭兄的观点~
真挚博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236 小时

在线时间

0

钻石

家园元老

Rank: 7Rank: 7Rank: 7

魅力王子家园灌君优秀园友家园才子家园新秀

UID
2029
铜钱
6053 串
大洋
2793 块
金币
105 枚
精华
帖子
2437

已领礼包: 20个

财富等级: 恭喜发财

发表于 2018-1-25 11:10: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为美文点个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8

主题

135 小时

在线时间

2

钻石

家园天使

Rank: 6Rank: 6

魅力公主优秀园友家园新秀家园才女

UID
13422
铜钱
4400 串
大洋
1711 块
金币
473 枚
精华
1
帖子
188
发表于 2018-1-25 12:35:31 | 显示全部楼层
书生 发表于 2018-1-25 09:13
女人,总是把爱情当成自己的全部。而在坚守爱情的过程中,怀疑着,动摇着,妥协着,放任着。寂寞与满足之间 ...

附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41

主题

3135 小时

在线时间

3

钻石

辛勤园丁

西风烈

Rank: 7Rank: 7Rank: 7

魅力王子家园灌君辛勤园丁优秀园友家园才子家园新秀

UID
420
铜钱
68554 串
大洋
78114 块
金币
3615 枚
精华
1
帖子
6673

已领礼包: 1740个

财富等级: 堆金积玉

发表于 2018-1-25 19:59:25 | 显示全部楼层
坐下慢慢看
猎猎西风散发飘
粗碗浊酒风骨傲
归置几案小蓬莱
山水灵璧溪月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324

主题

3973 小时

在线时间

23

钻石

家园超版

汴阴居士,人民网注册:汴阴老叟

Rank: 9Rank: 9Rank: 9

魅力王子家园灌君家园元老优秀园友家园才子

UID
104
铜钱
90067 串
大洋
71669 块
金币
9440 枚
精华
18
帖子
8697
情感状态
安徽灵璧向阳中学
交友目的
联络友情,切磋文学、书画艺术
星座
巨蟹座

已领礼包: 2646个

财富等级: 家财万贯

发表于 2018-1-25 21:25:29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多数女人在坚守爱情上,是忠贞不渝的。
道之行也,天下为公。 年逾古稀,夕阳晚照。
老有所为,老有所乐。老而不服老, 路漫漫兮,
我将阔步向前!向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5

主题

140 小时

在线时间

2

钻石

特级园艺师

Rank: 6Rank: 6

UID
23752
铜钱
4092 串
大洋
1535 块
金币
462 枚
精华
1
帖子
237

已领礼包: 6个

财富等级: 恭喜发财

发表于 2018-1-29 17:53:37 | 显示全部楼层
都说男人心中有两朵玫瑰,白色的和红色。那是他的初恋,会因为距离不同,在心中的位置也会产生变化。
其实这道理对女人也是这样,那就是她的初恋,因为在一起,或是不在一起,结果也如同两种颜色的玫瑰一样。
不久前读了宁老师的“初恋不再流放”也是这样的感觉,
其实是距离产生 美。如果真的生活在一起,吃喝拉撒的,许多许多的美,都不会再绽放异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欢迎您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客服QQ:83033701|微信平台:lbjiayuan|家园QQ群:38282682|手机版|举报中心|灵璧家园网 ( 皖ICP(备):14019822-1号

|人工智能